再到拉各斯

來源:本站原創?作者:溫宏偉??時間:2019-11-08?【字體:??

拉各斯機場只有一個行李傳輸帶,運氣好的話行李會出來的很快,但是運氣不好的話就要經過漫長的等待,而我,貌似每次運氣都不好。從下飛機到坐上鐵四院尼日利亞分公司來接我們的車,花費了兩小時之久。當然,這不僅僅包括取行李的漫長等待,也包含了拉各斯每天都在上演的堵車,以及如同闖關般的層層檢查。

我們到的那天,整個上午都在下暴雨。下午,雨停了,但是站在新航站樓的院子里,感受到的是空氣中觸及肌膚的咸濕,以及大西洋的絲絲海風。車行走在跨海橋上,依然可見不曾有絲毫改變的海上貧民窟,由于瀉湖的緣故,海水顯得渾濁,也漂浮著雜草和垃圾。及至鐵四院尼日利亞分公司大院,街道兩旁依舊是熙攘的叫賣聲和車來車往。說到車,拉各斯當地司機開車都很猛,但難得的是有時候會特別守交規,車輛路口轉彎時會避讓直行車輛,盡管有時候直行車輛還有很遠的距離,這一點和我在吉布提時的感受相同。

一路走來感覺這個城市是停滯的,同時又是發展的。他們近十五年的發展基本全部來自于中國,從機場的新航站樓,到拉各斯輕軌,再到進入鐵四院尼日利亞分公司大院后看到的拉伊鐵路的在建新站房,全都是中國企業參建的。可以說整個非洲國家的發展都有中國企業的身影。

為了現場工作的開展,鐵四院尼日利亞分公司在項目附近找了一家中國賓館,這讓人很是驚奇。因為從拉各斯前往萊基,一路越走越偏僻,當車右拐進入村莊的土路時,映入眼簾的是各種低矮的鐵皮房,門前伸出個房檐,屋下是當地人售賣的一些當地吃食。當地人嗜辣,又臨近大西洋,所以在攤販上會看到各種辣椒及辣椒粉,還有烤魚,當地人把小魚彎曲著,頭尾用竹簽穿起來,一串串的扎在一個籮筐上,小魚烤的黑乎乎的,讓人沒有絲毫嘗試的欲望。除此以外,還有香蕉、蘋果、芒果、椰子等。

可轉過路口,卻看到了我們要入住的賓館,一座中式院子。在鐵皮屋的包圍中是很突兀的存在,但是它們又是這樣的共存著。賓館的老板是中國人,背后也是一段只身闖非洲的艱苦奮斗史。

我們去的時候正值拉各斯的雨季,第二天就下了一天一夜的雨,暴雨肆意,房檐跌落的雨水幾乎不能斷線直至地面,盡管這里是沙地,但是還是在院子里積起了直至腳踝的雨水。院子里,外面的沙灘上一個人都沒有,入眼的就是低的壓到房頂的烏云以及鋪天蓋地的雨滴,入耳的就是雨滴擊打屋頂、地磚、樹葉的響聲以及大西洋一浪接著一浪的波濤聲。

如果說狂風暴雨是大自然的考驗,那么雨后美麗的晚霞就是大自然的饋贈了。傍晚時分,雨停了,夕陽西下,晚霞映紅了海天相接處的云彩,熱情四溢的紅,海浪一浪一浪拍打著海岸的沙灘,海風帶來的細碎的海水讓鏡片上蒙上了一層細細的水霧。聽海觀云,海風怡人,這一刻,可以完全的放空、放松自我。

然而這頻繁的雨水卻對外業工作造成的不小的障礙。雨天無法去現場自不待言。雨后,雨林中的沙土路積滿了水,路上一個水坑接著一個水坑,車一旦沒調整好角度,輪子陷進去,就會越想脫困陷得越深。陷車的時候一行人等在一邊,雖是雨林卻無處遮蔭。強烈的紫外線,很容易將人曬傷。首次到拉各斯的同事經驗不足,踏勘的第一天防曬措施不到位,一兩個小時暴露在陽光下,均不同程度的出現了曬傷。

如果不是太在意灼熱的陽光,抬頭看天空,你會看見瓦藍的天空漂浮著大朵大朵的白云,一直延伸到地平線,那么低,仿佛觸手可及。

拉各斯的交通是擁堵的,路況是極差的。從拉各斯城區到萊基自貿區的道路,以及從萊基北上前往Epe的道路,均年久失修,硬質路面兩側是松軟的沙地,而且路面被常年奔馳其上的大型卡車壓的坑坑洼洼。幾乎每天可見大型貨車側翻或貨物散落,從而造成交通堵塞。就算沒有大貨阻路,車輛通過城鎮,由于路窄車多,依舊是堵車。過多的車輛,較差的路況,摩托車隨意穿插,頭頂貨物的小販在車流之間穿梭叫賣,構成了拉各斯道路交通的常態。

在拉各斯期間的工作,就是每天趁著天晴或陰天無雨的間隙,開展現場工作。顛簸的路面,特殊的體味,槍兵的護衛,組成了每天工作的日常。而這惱人的路況也讓我們深刻意識到這條道路改擴建的必要性,它不僅僅能改善當地人的出行,更能將萊基自貿區出口的最后一公里打通,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工作告一段落,準備回國。湊巧的是,機場協助安檢的移民局官員是來時接機的那位,他還記得我,熱情的他一路協助把我送到了登機口。至此,我的拉各斯工作告一段落,登上了回國的航班。


11选5计划3期必中山东